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药店网 >

网红吸脂致死背后涉事医院曾两年遭5次行政处罚

发布时间: 2021-10-11

  “医美”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一次,它夺走了一条只有33岁的鲜活生命。

  5月2日,小冉(化名)前往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华颜医美”)接受了腰腹吸脂修复、上臂吸脂及自体脂肪二次填充乳房手术,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后经过绿城医院、浙二医院两个月的救治,于7月13日不幸离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涉事的华颜医美此前屡遭监管部门处罚。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至2020年期间,接连被处罚5次,违规原因中屡次出现“患者病历资料不全,且未见医师签名”,甚至还出现“医师接诊某患者的病历处置单上开单医生签的是咨询师的名字”的情况。

  根据杭州市卫健委7月15日通报,经杭州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小冉吸脂感染死亡事件的确是一场医疗事故,华颜医美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承担全部责任。

  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将对涉事医院做出警告和罚款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并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做出进一步处理。

  这并非吸脂手术引起的第一场悲剧,而不少网友将这样的悲剧归咎为到处充斥着贩卖容貌焦虑的声音。

  公开资料显示,小冉是一个微博有13万粉丝的网红和创业者。7月13日上午,小冉最终抢救无效离世后,其好友通过小冉的微博详细讲述了这场由吸脂手术造成的悲剧。

  在好友的叙述中,5月2日,小冉独自一人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以下简称“华颜医美”)接受了腰腹吸脂修复、上臂吸脂及自体脂肪二次填充乳房手术。家属们再次收到关于小冉的消息时,已是5月4日早上,且电话来自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ICU。

  彼时,小冉已多器官衰竭,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后经家属商定,将小冉转入浙二医院,但由于已错过最佳治疗时间,最终在两次全身杀菌手术和一场漫长的抢救之后,苦熬了2个月的小冉不治身亡。

  根据其好友发布的华颜医美护理记录单,5月2日晚上吸脂填充手术后一直到5月4日凌晨五点,共出现了9次小冉主诉疼痛的描述,但华颜医美只采取了简单的给药、松解塑身衣、吸氧等措施。后续,是小冉自己无法忍受疼痛打了急救电话,才被送往医院。

  针对此间细节,中国新闻周刊致电华颜医美,但并未得到回复。不过,结合杭州卫健委的通报来看,华颜医美在术前、术中、术后的操作的确存在问题。

  “这应该是由于医疗器械等污染造成的菌血症”,在看到相关症状描述后,一位关注此事的三甲医院感染科医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出现菌血症后,患者往往会出现多个器官转移性感染,且症状较为急性,应当立即针对感染菌治疗。

  不过,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脂肪医学分会会长、上海长海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宋建星看来,这场悲剧由医疗器械污染导致的可能性较低。“原因在于手术器械都是成批消毒的,如果是器械导致的感染,应该不只有这一例。”

  宋建星认为,像小冉这起案例中出现的脓毒血症大面积严重感染,大的综合医院才有能力挽救,这家医院估计没有很好的绿色通道。

  浙江绿城心血管病医院出院记录显示,小冉入院时诊断为皮肤感染、肺部感染、肝肾功能不全等,转院时为感染性休克、多功能器官衰竭(呼吸、肾、肝、循环、凝血)以及肺部感染(胸腔积液)等。根据浙大附二院住院病人诊断证明书,入院时,小冉被诊断为坏死性筋膜炎、脓毒性休克、脏器功能衰竭等。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激光美容科主治医师刘滢在微博中公开指出,坏死性筋膜炎是一种广泛的软组织感染,以快速进行性浅筋膜坏死伴随大量周围组织的逐渐损害为特征,是一种非常少见但非常危险的抽脂术后并发症。

  在她看来,如果术后发现不适,立马去公立三甲医院就诊,生存概率会提高很多,说到底还是对于可能的严重后果不了解。如果医院做好了规范的手术记录,主刀医生能够如实告知手术情况,医生救治时掌握信息越充分,越容易尽早发现问题,提高存活率。

  一名资深医美人士则认为,这是院感引发的医疗事故,与医院手术室消毒不到位、手术时间长有关,而且从一开始就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越早采取抢救措施,越好。今年发表在《中华整形外科杂志》第四期上的《停乳链球菌感染导致吸脂填充术后脓毒性休克一例》做了很好的诠释。在这个案例中,1例36岁女性患者于2019年6月5日就诊于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进行吸脂和脂肪填充术,术后8h发生停乳链球菌感染导致的脓毒性休克。不过,由于发现较早和及时抢救治疗,并转往北京协和医院,经急诊科、整形外科、ICU等多科室联合治疗,虽然患者病情凶险而反复,但最终得以成功救治,痊愈出院。

  吸脂手术是利用器械通过皮肤小切口伸入皮下脂肪层,将脂肪碎块吸出以达到吸收脂肪目的的方法,其原理是通过负压吸引的方法把身体某一部位多余的脂肪给吸出来,实现局部迅速瘦体的目的。

  不过,现实可能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任何整形手术都存在风险,吸脂手术更是如此。

  就小冉这个案例来看,引发感染的原因与吸脂量、医生操作、手术环境等有很大关系。一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吸脂手术中,创口会长时间暴露,而且每次吸脂针抽出来之后就会直接和空气接触,手术室的空气质量是否合格、细菌数量是否超标、医生在的无菌操作处理是否到位都是引发感染的可能原因。另外,在护理过程中,组织切口层有渗液、流血水,也有可能导致外部污染进入创口进而引发感染。

  有医美机构工作人员表示,涉事的华颜医美并不是专门做吸脂的机构,医生手法粗暴、无菌观念差。

  在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贝贝看来,如果该家整形医院或者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则该整形医院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他认为,如果整形医院在诊疗活动中,涉及“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遗失、伪造、篡改或者违法销毁病历资料”,则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

  据了解,吸脂主要是通过“吸脂针”反复在脂肪层进行抽吸,先用麻药打肿胀液,增厚整个脂肪层的层次,然后不断在脂肪层进行抽吸。一名业内从业人员表示,对于做吸脂手术的人群来说,基本上三分之一的人都会出现由皮肤组织增生、抽吸不均匀等因素而导致的皮肤凹凸不平、疤痕增生等并发症,造成并发症的主要原因包括医生技术和个人体质差异。

  业内一般认为,一次安全吸脂量在2000cc以内。宋建星说,医美手术分四个级别,第四级是最高等级,吸脂手术属于第二级,相对而言不是那么难。但随着吸脂量的增加,手术难度就会上升了,很多人误以为容易,操作上无知者无畏。“为小冉做手术的那名医生看资质只是一个执业医生,我认为都没有达到主治医生。”

  “吸脂手术是风险很大的项目,死亡率极高”,该业内人士说,“一方面,吸脂手术中反复抽吸的脂肪有可能进入血管造成栓塞,栓塞严重可导致死亡;另一方面,手术需要全麻、创伤面几乎大于所有其他医美项目,风险高且不可控,比如对大腿的吸脂,整个脂肪层全部会被破坏;另外,每个人身体体质有所差异,本身就有炎症的人群更可能被感染。”

  一名曾做过吸脂手术的人在网上发文称,她去年年底做了吸脂手术,和逝者小冉的病情有95%的相似度,因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命。但双膝软组织大面积坏死以及长期使用抗生素导致身上有不可复原的疤痕和后遗症,现在还在维权的路上。

  另一名网友也分享了她的手术经历,称6月19号在南京连天美做吸脂失败,到现在大腿内侧皮肤像老树皮一样,右腿内侧凹凸不平,根部正面高低不平,浅层没有处理好。

  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发现,与“吸脂”相关的文书超480条,多人因做吸脂手术产生多处硬结、瘢痕等并发症,与做手术的医院产生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其中不乏未获得中国卫生部门批准注册、不具备执业资格的情况下就为消费者实施美容手术等违规情况。

  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吸脂,也并非所有部位都可以吸脂。业内人士指出,能不吸脂就不吸脂,如果实在要做,建议“少量多次”。

  中国新闻周刊在美团平台搜索“吸脂”发现,不同商家的吸脂手术的价格和医生水平参差不齐,其中价格范围从上千元波动至五六万元,同一家医美机构的吸脂项目也价格不一。

  一名医美机构工作人员说,现在做吸脂手术的人群非常多,吸脂手术的价格差异主要在于医生资质和手术设备两方面,医生水平越高、手术设备越先进,价格越贵。

  多名医美机构工作人员均称,医院会安排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来操作吸脂手术,不需要过多担心安全性问题。然而,在术后安全保障上,大多并未给予明确答复。

  吸脂市场的火热肉眼可见,不缺“求美者”,同时也频发恶性事件,难免让人质疑相关部门在监管上仍存在疏忽。

  事实上,感染导致如此严重后果的事件在脂肪类手术中并不多见。“脂肪手术到目前为止,感染导致死亡的报道这是第一例”,宋建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同时,只要是外科手术就一定存在感染风险,这就需要手术的主刀医生一方面有对感染的认知,另一方面自身具备应急处理的能力,或有应急预案,譬如与三甲医院间有绿色通道,第一时间将患者送往医院救治。

  在联合丽格医疗美容集团董事长李滨看来,这其实应当是整个行业的行规。“医美行业中,医疗安全还是重于一切。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先抢救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都要放在一边。”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美从业者介绍,目前脂肪类手术中,仍然存在很多未得到有效监管的乱象。譬如抽脂量可能会做到安全限度2000cc的三倍,甚至五倍,以及在配置肿胀液时利多卡因严重超标的问题——在国家规定浓度是400毫克/升的前提下,“有的甚至能超过10倍”。

  对此,李滨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超范围经营在很多医疗机构里都比较常见,尤其是越级手术。

  “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吸脂手术很容易,所以不少医院管理者和医生都缺乏足够警惕性,操作起来就无知无畏、没有节制,缺乏风险意识,这也是很多意外产生的重要来源之一”,宋建星表示。

  前述从业者还同时向中国新闻周刊质疑,华颜医美还涉嫌病例篡改、造假。“(华颜医美)病例里面记录抽脂量2000cc,这相对于五个小时的手术时长来说不合理,我认为至少应该有5000cc。”

  实际上,我国目前已发布了一份《脂肪注射移植标准》,对脂肪移植领域的适应症、禁忌症、医疗机构和医生资质、术前准备、并发症预防与处理、手术中各环节规范等,做出了算得上细节满满的要求。

  不过作为该标准的主要编制者,宋建星指出,目前该标准仍停留在团体标准阶段,即由社会自愿采用的标准。“我们今后也会在行业标准上加大力度,为建立一个行业强制性标准而努力”,宋建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过正规培训、宣讲,把这些标准实实在在落实到基层之中”。

  另外,在宋建星看来,眼下一些打着“学术团体”幌子举办的行业会议、培训班等,实际上是纯粹的商业行为。“有些参会人员可能来自于美容院,根本没有相关资质,看到某个项目操作简单回去就在自己的地方开始违规操作。”

  “不夸张地讲,这些无异于培养医美杀手的温床。”宋建星表示,“这是我们乱象爆发的一个薄弱环节,应该得到整治”。

  同时,许多监管部门往往缺少医疗专业背景,对于医疗安全风险的把控能力相对较弱。宋建星认为,这就需要学术团体机构与监管部门形成有机结合,专业人士从设备、产品、操作等方面发现和分析风险,发出警示,监管部门才能更有据可依地进行整治、处罚。

  当然,随着整治医美乱象的推进,行业已经在悄然发生一些改变。李滨就从这次杭州卫健委的通报中发现了一种进步。“以往医疗事故都是机构来承担责任,这次通报转向个人也要承担一定责任,这会让未来医生在操作的过程中更为小心谨慎。”·组图:赵薇穿着性感露丰满胸部 两个月瘦10公斤2021-10-04榆林2018职称计算机考试安排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